部落格搬家了
星曙光中心為了提供給大家更多元、更完整的瀏覽空間,我們的部落格搬家囉!痞客邦之部落格將不再更新,內容都已同步更新至新部落格,請點擊---->> 守夜人的祕密花園

目前分類:你和我和她的故事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15 Fri 2013 02:51
  • 以為

            以  為

                                                    人樹                                                       

 

       她一直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女人,只有她知道他要的是什麼。

       他喜歡讓手上的煙慢慢燃燒,讓思緒飄舞在煙塵中。

       他喜歡在工作的時候,聽著披頭四的歌,學約翰藍儂的樣子,搖晃自己的身體。

       他討厭別人在他開車的時候,指使他的行車路線。

       當他犯錯時,她會講一些做人處世的大道理,告訴他要怎麼上進。

       當他鬧情緒時,她會告訴他,男人是要成熟穩重的,鬧脾氣是幼稚的行為。

 

       她以為,她只要默默守著他、照顧他,就是他要的完美愛情。

       她一直以為,因為自己這般地懂事,這段情感,理所當然地就不會有變數。

 

       直到有天,男人在一個下著雨的夜晚,藉著酒意,哀傷地告訴她……

       「我們…分手吧!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男人說。

       「為什麼!為什麼!」女人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激動得不能自己。

       「是不是你愛上別人了!你說啊!」女人搥打著男人,憤恨著問著。

       「跟別人無關!是我們之間的問題!」男人被女人搖晃著,全身像飄搖的垂柳。

       「那…你說啊!我那…裡做錯了!你說…我改嘛!」女人啜泣著。

 

       男人看著女人傷心的模樣,眼角氾出一絲淚光,也許是怕不忍心,趕緊將頭低下。

       「妳沒有做錯任何事!問題就在於你都做得太好了!」男人說。

       「你根本是在強辯!我做得好你為什麼不要我!你騙我」女人更激動了。

       「我沒有騙妳,妳的完美讓我無法喘息…妳就像一個聖人,但我只是個凡人!」

      「你這是什麼話!我以為你喜歡我這樣啊!我以為…你喜歡我這樣對你…」

 

        女人哭腫的眼睛裡盡是她的不解與無辜,她不明白,這麼完美的付出到底出了什麼錯?她這樣地為他好、幫他計劃未來,為何他還要離開她?

 

        男人痛苦地摀著臉,歉疚和憤怒同時衝擊著他。

       「妳以為妳以為!妳永遠就是這樣!總是用妳的『以為』在安排著我們的愛情!妳可曾真的問過我要什麼嗎?妳真的在乎過我需要什麼嗎?」

       「我…我以為…我以為你要那些啊!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啊!我從來不煩你,也不會鬧情緒!你還要我怎樣嘛?」女人顫抖著。

 

      「不要再妳以為了!知道我的習慣又怎樣?那只是一種配合!在這段關係裡,我們都小心翼翼地不犯錯,就像兩個品學兼優的模範生,但我是個人啊!我會有喜怒哀樂!我也需要一個有溫度、一個會讓我生氣擔心的對象!」男人狂吼著。

 

      「妳所有的完美都只是一種包裝,妳不僅包裝妳自己,也用妳的『以為』來包裝我!我不能有失意的時候!也不能發洩真實的感受!只能一直配合妳演著妳『以為』的戲碼,一部虛偽到不行的爛戲!」

 

        男人終於崩潰了,長久以來,女人「以為」的懂事讓他痛苦壓抑,女人「以為」的付出讓他忍不住想逃!他也知道這樣會傷了她的心,但若再繼續下去,彼此一定傷得更重。

 

       「我…我……」女人腦袋一片空白,過去一切的畫面支離破碎地在腦中浮現。

 

      「我並不想傷害妳,雖然我知道講這個已沒有意義了;但我還是想讓你知道,愛是一種真實的感受,我愛妳,就會愛妳的一切,包括妳的好與不好,並不會因為妳是否完美,而有所改變。」男人沉重地說著。

    

      「我原本也以為,那是因為妳愛我,才會希望自己一切都好,雖然必須配合妳讓我感到很無奈,但我相信妳會慢慢放鬆自己,讓我看到真實的妳!」

     

      「但後來我才發現,我錯的離譜!妳愛的根本不是我,而是妳自己!妳希望妳永遠是毫無瑕疵的,我只是妳的一件作品,一個能證明妳有多好的作品,我幾乎感覺不到妳愛情的溫度!」

    

      「我甚至…問我自己,妳眼中看到的…是真實的我嗎?還是妳看見的…其實是妳『以為』的那個形象?」男人的眼角滑下一滴淚…….。

 

      女人癱坐在床邊,久久不能言語,臉上的淚痕成串掉落,好多的感覺在心中炸開來…。她在心中想著,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忘了那些真實的感覺?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只在乎自己所追逐的100分完美?

 

      男人簡單收拾著自己的行李,女人從他的身後望去,似乎看到他的手在顫抖著。

 

     「你…還愛我嗎?」女人虛弱的聲音,迴盪在小小的空間裡。

 

      男人走到門口,頓了一下,他在猶豫要不要回頭?

      「我依然愛妳…而且比妳『以為』的愛更愛妳!但…我無法再面對妳了…妳知道嗎?

每次當妳用『以為』在幻想我們的完美未來時,我們的愛,早就被瓦解的殘破不堪了。」

 

      「愛…是不能用『以為』來談的…」關上門,男人走了。

 

       女人在昏暗的房裡,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心慌……

        她「以為」自己從來不會有的那種心慌……。

 

                                                                                                                                    寶兒2006/2/5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y way(我的方式)

 

關於背景音樂~

這是一首英文老歌,

這首歌名是My way(我的方式),歌手是Frank Sinatra(法蘭克辛那屈);
我非常喜歡這首歌,這就像一種對生命的宣言,

我可以驕傲地對自己說:「這一路,我已走過!」

也希望大家都喜歡喔!

 

My way    Frank Sinatra
我的方式    法蘭克辛那屈

 

And now, the end is near

如今,終點已近

And so I face the final curtain

於是我面對了最後一幕

My friend, I'll say it clear

朋友,讓我說清楚

I'll state my case, of which I'm certain
我要肯定的為自己聲明


I've lived a life that's full

我已活過充實的人生


I've traveled each and every highway

我走過了每一條大道


But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還有,更重要的是


I did it my way
我照自己的方式去做


Regrets, I've had a few

懊悔,我曾有過


But then again, too few to mention

不過,說來其實不多


I did what I had to do

我為所應為


And saw it through without exemption
順其自然,不求倖免


I planned each charted course

我計畫好每一次行程

Each careful step along the byway

謹慎的跨出每一步

But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還有,更重要的是

I did it my way
我照自己的方式去做

Yes, there were times I'm sure you knew
沒錯,是有那麼幾次,我相信你也知道但這

When I bit off more than I could chew
當我貪心咬下了我嚼不動的份量

But through it all, when there was doubt
一切即使是在疑慮中

 

I ate it up and spit it out
我依然忍氣吞聲

 

I faced it all and I stood tall

我面對了一切,昂首挺立

And did it my way
照自己的方式去做


I've loved, I've laughed and cried
我曾愛過,也曾笑過、哭過

I've had my fill; my share of losing
我曾志得意滿,也曾失敗落寞

 

And now, as tears subside
如今,當淚痕已乾

I find it all so amusing
我發現這一切相當有趣

To think I did all that
想想看,我已做了這些

 

And may I say - not in a shy way
請容我大言不慚的說

 

"No, oh no not me
不,我可不一樣

I did it my way"
我照自己的方式去做

For what is a man, what has he got?

什麼叫做男子漢?他擁有什麼?

If not himself, then he has naught

如果不能擁有自我,他一無所有

 

To say the things he truly feels

去說出他真正的感受

And not the words of one who kneels

而不是卑躬奉承的言語

The record shows I took the blows

紀錄顯示我承擔了風險


And did it my way

而且,我照自己的方式去做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8 Sat 2010 01:13
  • 依附

 

 

靠著床邊,女人徐徐地吐了一口煙,男人在她的身後撫著她的背,女人只是低著頭看著手上的煙,不願回頭。

 

男人將頭轉靠在女人的胸前,像撒嬌的小孩,將女人手上的煙接過去抽。

 

「怎麼啦?妳今天有像有點悶喔?」男人邊說邊蹭著女人半掩的乳房。

 

女人側了個身,淡淡地說:「沒什麼事,我只是在想,我們還有沒有必要繼續下去?」

 

男人剛吸進去的煙差點沒讓自己嗆到,緊張問道:「什麼意思!難道妳也要我給你承諾保障嗎?你明知道我有老婆!我們之前不是都說好了嗎?」

 

女人抬起頭看著一臉失措的男人,忽然覺得有點難過,她悠悠地說:「你不用緊張,我根本不想要你承諾什麼,更不想搶你老婆的位置,我所謂的有沒有必要,是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還想和你維持這樣的關係。」

 

「怎麼啦?我們不是都知道我們需要彼此嗎?妳是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耶?有多少女人想要和我在一起,但我只要你啊!」男人話中透露著一絲自豪的施捨。

 

女人無奈地笑了笑,她不明白為何男人總以為「性」就是一切?

 

男人進了浴室盥洗,隨著蓮蓬頭流洩的水聲,女人回憶起與男人的相識……。

 

※             ※             ※             ※              ※

 

她不得不承認,男人是有吸引力的,在她遇過的眾多過客裡,男人已算是條件優異的了,斯文挺拔的外表,優雅的生活品味,如日中天的事業,最重要的是他有一股自信與靈巧的思維,那是她最欣賞的,而男人的風流情史與家中賢良的糟糠妻,完全抵擋不了她與男人的相互吸引,對她而言是…對男人而言更是。

 

她是一個感性與理性兼顧的女人,男人最愛她不拘小節的豪邁作風,更愛她冷靜敏捷的聰明頭腦,而她「有多久緣份,做多久情人」的情感作風,成為了男人和她在一起的最佳理由,男人總說:「只有妳不會爭,不會搶,只有妳最聰明!」

 

女人不想欺騙自己,她真的是從男人身上覓得一些她渴望的感覺,但絕大多數時間,男人只希望她乖乖地依附著他,像一個屬於他個人的收藏品。

 

男人常常跟她說,他之所以只上床不談情,是因為他只要真的愛一個人,就會為她徹底奉獻,而他的情人們,就會開始違背當初的遊戲規則,想要他承諾永遠,甚至要正室的名份,但他不願去破壞他的家庭,久而久知他便不再談情了。

 

有趣的是,男人渴望女人們的愛,他希望自己是對方的唯一,卻不願面對情人們的期盼。

 

相識幾個月以來,她成了男人唯一的談心對象,男人沒有朋友,之前的情人也相繼離他而去,男人強烈的「自我」成了阻閣世界的一道墻,只有她能靠近他,甚至看到他軟弱、孤單的模樣,但男人從不願面對自己對女人的依賴,堅稱那是彼此共同的需要。

 

女人並不是想要男人的許諾,但她不想靠著身軀的相擁來安慰自己的寂寞,她也想被了解,但男人卻在彼此越靠近之後,視而不見女人的「自我」。

 

他推翻女人所有的想法,他只要女人默默陪在他身邊,聽他懷念那些過去已逝的溫柔。

 

女人一天沒連絡,男人就用一種略帶醋意的口吻刺探。

 

女人曾問他:「你有沒有想過,你之所以不敢接觸愛,是因為你清楚你根本給不起,你只是貪圖,卻無力負荷,於是你的家成了你最好的藉口。」

 

男人駁斥:「那是因為她們開始會鬧會計較,我還要快刀輾亂麻啊,要是被我老婆知道了,她會去自殺的!」

 

女人苦笑著問:「你若真的有那麼愛你老婆,你根本就不會在外面一個接著一個情人,你之所以要結束,是因為你發現她們不再甘願只認份做你的玩物,而沒有自己的聲音,你為何不願意面對一切只是你想要,但你給不起呢?」

 

那次的對談在男人不安的神情中草草結束,答案?一點結論都沒有。

 

※            ※              ※              ※              ※

 

男人圍著一條浴巾從後方摟住女人,打斷了女人回憶的思緒,男人的雙手緊緊交纏在女人胸前,聞著女人的長髮。

 

「你全身還濕濕的,我好不容易才把身體弄乾」女人將他的手撥開。

 

「有什麼關係!我可以用嘴幫妳親乾,大不了我們再來一次嘛!」男人像撒嬌的貓,眷戀著女人的身體。

 

女人看著男人的臉,心中感到一陣憐惜,她突然明白眼前的這個男人,竟是如此的可憐與可悲,男人始終不敢面對自己內心的寂寞,不敢讓人觸碰,不願承認脆弱,只是靠著身體交纏的燃燒,得到下一分鐘就可能失溫的溫柔。

 

是不是每個人都想被愛,但同樣地也都害怕受傷害,所以人們總在愛裡拉扯?

 

女人迴避男人的索求,對於這個別的女人求之不得的「寵幸」,她竟然只有落寞的感受。她對男人是有感情的,但她並不想被這樣擁抱,因為她知道,只是靠著身體溫度燃燒的情感只會讓自己更空虛、更寂寞。

 

女人憶起某次在海邊看見的菟絲花,因為沒有根與葉,無法行光合作用,所以必須要攀附在其他植物上才能生長,不然便會死亡。

 

她凝視著男人,忽然思考著,在她與男人的關係中,真正渴望依附著對方的……是誰?

 

                                                                             寶兒2007/2/19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從來不曾懷疑,他是她這輩子最愛的人,那個像孩子般的男人……

 

※         ※         ※         ※         ※

 

剛認識他的時候,她與他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冤家,因為任職部門的互相牽制,讓兩個人雖然常有機會接觸,但見了面,總是在激辯與爭吵。然而也不知道為什麼,感情竟在這樣一種火爆的氣氛下悄悄地萌了芽……

 

她與他的戀情在剛開始,幾乎跌破全公司同事的眼鏡,因為男人在公司的風評,是個出了名的花心大少,玩世不恭的行事作風,讓許多同事深感不屑。所有的人都笑說她昏了頭,跟那樣的男人在一起,絕對沒有好結果。

 

她從來不曾為自己辯解,任憑外界的人看她像個註定會被拋棄的犧牲者,因為在她的心裡深處,也不清楚到底為什麼會愛上他?是一種挑戰的心態嗎?她想不是的;只是因為寂寞嗎?她也不這麼認為。也許……只能說是在男人風流輕率的外表下,她看到一份認真吧在她眼裡男人就像個孩子,只是愛玩,但漂流的心總會累,而她則提供了一個適時的港灣,讓男人可以安心的小憩。

 

她總是靜靜地等待和男人相聚的時刻,男人最喜歡叫她寶貝,有次她天真地問男人,為何要這樣叫她?而男人竟然毫不掩飾地說:「傻寶貝!女人那麼多,如果我說夢話叫錯了,那不是很糗?所以每個都叫寶貝不是很好嗎?」

 

男人邊說邊露出有如大孩子般的笑臉。

 

她強忍著淚水,低聲地問:「 在你的心裡寶貝只是一種統稱?」

樂在其中的男人絲毫沒有感覺到她的心痛,摟著她輕浮說道:「妳放心!妳永遠是我的大寶貝呢!」

 

男人永遠不明白,她不在乎誰是大,誰是小,她只希望能是他的唯一,而男人的坦白,讓她已分不清該悲傷還是慶幸?

 

         ※          ※          ※          ※           ※

 

隨著兩人在一起的時間越長,男人的偷腥就越頻繁,每次當事蹟敗露時,男人都會像個大孩子般地向她撒嬌,一臉無辜說:「寶貝我下次不會了」。

 

而她;也只能沉默不語,因為其實她很清楚,男人的承諾永遠不會實現,但自己的愛已經收不回來,除了繼續愛,除了繼續讓那份愛慢慢地燃燒殆盡,除了讓那顆心漸漸地被掏空,她別無他法。

 

其實男人是愛她的,只是愛玩的心始終不願意安定下來,男人總想著,往後的日子還那麼長,女人認份的等待終究抵擋不住夜晚慾望對他的召喚,男人就只能一次一次地將自己的承諾推翻。

 

曾在某天深夜,男人因為花心又被拆穿,而打電話向她認錯,她只能默默地讓淚水浸濕她的枕頭,其實她也知道男人對她是有真感情的,但這次她是真的傷透了心,不是因為男人犯的錯,而是因為她發現對男人的愛,已經到了連責備他都會讓自己痛,而這條感情路,竟是如此的岐嶇難行

 

曾經因為心中存著一份小小的奢望,所以她不想輕言放棄,期待男人有天會了解,也許男人永遠都不會懂,但她只是想沒有遺憾的好好愛一場。而今,她已耗盡心力,在近乎崩潰的自我掙扎之後,她決定離開男人的世界。

 

將 "寶貝" 的位置,拱手退讓……

 

          ※           ※          ※           ※         ※

 

今晚男人依約前來,也許是察覺她的異樣,男人顯得特別地細心與溫柔,她親手下廚煮了男人最愛吃的幾道下酒菜,在微醺之後倆人激情地擁有彼此。

 

事後,男人昏沈的睡去,她則安靜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這個曾經帶她找到天堂,也曾讓她崩潰瘋狂的男人,

 

她靠在男人身旁輕聲地說:「愛你就像放風箏一樣,我曾以為只要我願意等,我就可以永遠握住那條繫著你的線,也許我仍然可以;但你知道嗎?愛情是不能用賭的,我沒有辦法依賴那一點微薄的希望和你走下去,我也不想看到你為了圓謊而撒下更多的謊,這樣的情感……太沉重了

 

輕撫男人的髮梢,她無聲哭了起來,就像是在用所有的淚水向男人告別。

 

忽然間,她發覺男人的嘴角微微地抖著,一滴淚水順著男人闔著的眼角滑落臉龐,她掩著嘴哭得更用力了,因為她知道男人這次終於懂了……

 

而那是她第一次也將是最後一次看到那個如孩子般的男人的淚水

 

                                                                             寶兒2005/4/2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喂我今天又不能過去陪你了喔,你要乖乖的,早點吃飯,不要讓我擔心喔,香一個!拜」男人輕浮的語氣,像背劇本般的迅速把話說完,隨即掛上電話,不等女人反應。

 

這是這個月,男人第八次失約,而這個月,還過不到一半,女人在月曆上劃著記號,佈滿紅色字跡的月曆,就像一種自己無能為力的證明。

 

女人其實心知肚明,男人一定有了其他的新歡,她就像是大拍賣時奮力搶到的三折衣服,雖然得來不易,卻在穿過幾次後,就永遠被埋在衣櫃的深處,只在伸手拿取別件新歡時,才會勉強想起它。

 

她就像一個局外人,就在男人生活的周遭,卻走不進男人的身邊。

 

曾經,為了能多掙得一些和男人相聚的時間,她不顧家人的反對,隻身一人搬到和男人相鄰幾條巷子的小套房,費心地將房子佈置成甜蜜的兩人世界,屋內每一個擺飾品,都有著她滿滿的期待和美夢。

 

而今,當初為了燭光晚餐而特別買的兩只紅酒杯,只能靜靜地擱置在櫥櫃的最上層,杯沿的塵垢早就積了好厚一層,而男人,從來都不曾在這裡吃過晚餐。

 

她每天和男人看著一樣的街景,在同一個街角轉彎,到同一間7-11買一樣的咖啡,但她仍然覺得,男人離她好遠好遠。

 

這天半夜,男人醉醺醺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門口,她不知該慶幸還是傷感。

 

因為男人喝醉了,還會想到來找她。

 

因為男人喝醉了,才會想到來找她

 

男人嚷著直說肚子餓了,而巷口的麵攤早就收了,女人只好泡碗泡麵讓男人充饑。

 

看著男人連口味都吃不出來,就猛吞著那碗泡麵,在一旁默默看著的女人突然一陣鼻酸。

 

        「也許我對你而言,就像一碗泡麵,很廉價、很速食、很食不知味」女人緩緩地開口。

 

        男人用眼角瞥了女人一眼,不在意的繼續吃著麵。

 

        「有大餐吃的時候,你絕對不會想起我,有其他選擇的時候,我一定排最後,因為我只是一碗泡麵,你知道嗎?在你的生活中,我就像是一種你隨手可得,卻又懶得理會的幸福

 

        女人顫抖的聲音,就像是訴說這些日子以來,多少夜裡的崩潰與無助。

 

        男人發出嗤嗤的清牙聲,不耐地的看著女人。

 

        「妳今天是在發什麼瘋啊!老說些我聽不懂的話,老子應酬累得要命,還要聽妳廢話一堆!幹!」邊說邊把剔牙的牙籤往地上一甩。

 

       女人突然笑了,笑她終於明白了,也笑她自己為何這麼久才明白。

 

        「你當然不懂,因為你從來就不想懂。」女人淡淡地說。  

 

    她曾以為,她只是男人世界裡的局外人,她也認份地做個男人所謂的乖女人,但她現在才明白,她根本就沒有走進過男人的世界,而她所認為的愛情,只是靠著一次次的自我催眠,在茍言殘喘著。  

 

    微笑地送走了滿嘴牢騷的男人,女人把自己梳洗了一翻,開了一瓶她一直等著和男人共同品嚐的紅酒,櫥櫃上的紅酒杯終於有了被滋潤的機會。

在這個太陽剛昇起的早晨,她對自己舉杯。  
然後在簡單地整理自己的隨身衣物後,走出那棟囚禁她好久的愛的監牢。
屋內的擺飾沉靜地在那置著,桌上擺著她的鑰匙,還有那只紅酒杯。
杯沿一滴殘存的紅酒,像一抹回首過去嗚咽的淚……
 
 
                                                  寶兒2006/5/2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妳總在沉靜的深夜,出現在我家門口,用委屈的聲音和哭腫的雙眼,期待我的收留,那楚楚可憐的模樣,總讓我的心一陣糾結。

 

妳知道我是無法拒絕妳的。

 

事實上,妳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有多麼渴望守著妳、愛著妳。

 

知道妳喜歡喝1993年的紅酒,我偷偷地收藏了許多瓶,在妳傷心的時候,給妳妳一個驚喜,看妳喝著紅酒的放鬆神情,就是我得到的最好回報。

 

每次聽妳述說著那個妳愛的男人,怎樣地傷害了妳,又是怎樣地欺騙了妳,看著妳潰堤的淚水佈滿臉龐,我唯一能做的,只是為妳擦去淚痕。

 

我不敢擁抱妳,因為我知道妳不會接受我,我只是妳的好朋友,在妳受傷的時候給妳最好的照顧,當妳恢復理智後,妳仍然是選擇回到他的身邊……

 

我們這樣的關係已有好多年,妳的每一段感情我都有參與,只是妳從來不會選擇我,妳說:「就讓我們做永遠的好朋友吧!不要打壞了這種感覺」,我也只能默默地陪在妳的身後,看著妳為他們笑、為他們哭、為他們的無情折磨自己的身體。

 

為了不造成妳的困擾,我努力讓別的女人走進我的生活,努力將妳的影子鎖在心裡的角落,但我騙不了自己,終究我還是不能放下妳,妳的一舉一動是如此地牽動著我的心緒,我就像一個殘缺的人,卑微地乞求妳的回眸,哪怕妳只是在找一個短暫的避風港,哪怕妳想的說的,都是他

 

發洩了一晚的情緒,妳想起他今天要上早班,急忙地準備趕回去,我拉住妳的手問道:「 他這樣對妳,妳還是要回去?妳知道我對妳的……

 

她打斷了我的話,幽幽地回我:「我知道,真的!妳是個好人,只是我不適合妳……」說完,輕輕地為我關上門。

 

因為我是個女人,我是一個被上天開了玩笑,但很愛很愛她的可憐靈魂……

 

                                                                                                               寶兒2006/2/5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8 Sun 2007 23:54
  • 守夜


她將門簾放下,隔著那細紗的花紋窺伺著外面的一切。

夜晚,街上沒什麼人,幾個從夜店出來的酒客用他們的咆哮聲,傳達了又是一晚無趣的結局。

屋內只剩下一盞暈黃的小燈,她並不是刻意想要隱藏自己,只是單純的因為,她想享受被遺忘的感覺。

斜靠在門邊,她點起了一根煙,默數著凌晨三點前的讀秒,煙灰缸裡滿滿的煙蒂,是時間留下的刻痕,這不知是第幾個夜,她用這樣的方式流放自己。

為什麼失眠?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床上不再有另一個人的呼聲?還是因為手機的鈴聲許久未曾響起?更或者,是因為心裡的瘡疤,被一種莫名的恐慌無息地侵蝕著,透露出陣陣的痛楚……

那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在觸摸不到自己眼角的淚痕之後,才驚覺自己連悲傷的出口都已被封死。她的心被糾結著,懷念起以前那個,還會為愛情痛哭的她……

其實她真正感嘆的,並不是愛情的消逝,而是她在這樣的日子裡,找不到還活著的感覺,她可以輕易觸碰到身邊每個人的內在深處,平撫他們的傷口,卻等不到一個人,能夠瞭解她的心,願意靜靜地陪著她。

只是陪著她……而沒有所求。

於是,她只能選擇讓寂寞與自己作陪,只能在夜晚的不歸城裡,在酒酣耳熱陌生的人群裡,找尋一份距離外的溫暖。

於是,她總會在回到家裡之後,感到整夜的歡愉在漸漸失溫。然後,用微醺的意識為自己點一根煙,看著那煙在月光的反射下,映出一種無力的掙扎。

她縮在陽台的玻璃門前,哼著一首早已忘記歌名的歌,只記得,在她青澀的歲月裡,那首歌曾讓她一次次的淚水潰提。

抬頭瞥見星空,她忽然發現,今晚的夜色好美……

                                                                                                    寶兒2006/5/2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8 Sun 2007 23:52
  • 放手

  

在連日大雨滂沱的台北午後,凱茵、小竹與孟萍窩在一間古色古香的咖啡廳,這已是幾個月來數不清第幾次,為了聽凱茵抱怨她那不負責任的男友,所出席的聚會。

 

凱茵與男友已藕斷絲連好些年,她總是敘述著自己有多麼放不下那個男人,為了那個男人付出多少心血。男人不事生產,不夠成熟,她是如何如何的一一包容。

 

小竹先開了口說:「 茵,那種爛人妳還要他幹嘛?」

凱茵委屈回道:「 我知道啊!但我不敢想如果沒了我,他的日子要怎麼過」。

孟萍看著凱茵,無奈地問:「 茵,我看是妳自己放不下吧?」

凱茵激動地說:「 我…我放不下是因為他不能沒有我啊!」

 

凱茵用一種心疼的口吻說著那男人有多依賴她,男人的家人有多器重她,男人的心情多需要被了解……。

 

孟萍低頭不語,默默地抽著煙。

 

小竹憤慨地說:「 算了吧!他需要被了解個屁!妳又不是不知道他外面一堆女人,妳花錢養他還不如養個小白臉咧!最起碼小白臉還會捧著妳!」

 

凱茵為男人叫屈:「 那不是他的錯啦!都是那些女人主動去勾引他的,他就是不懂得拒絕啊!他有告訴我,以後不會了……」凱茵的聲音越來越小,就像是比男人認錯時的心虛,還要更加地心虛……。

 

小竹繼續怒罵著:「 妳也幫幫忙!妳是腦袋壞了喔?他的承諾妳也信?」

 

一滴眼淚落在凱茵的咖啡裡,她不懂男人為何不能明白她的用心良苦,多年來她苦守著這段感情,花了多少時間和金錢在那男人的身上。她泣訴著自己是如何的為男人犧牲奉獻,如何的希望男人長進,她恨恨的說:「那些女人哪有我了解他?她們對他哪有我付出的多?」有次男人偷情當場被凱茵抓到,男人竟然為了那個認識不到幾天的女人對凱茵咆哮;想到這,凱茵更委屈了。

 

孟萍吐了一口煙冷冷地說道:「 既然妳這麼委屈,為何不快刀斬亂麻?」

 

凱茵回辯:「 我…我是想啊!可是我怕他變得更墮落啊!我覺得我對他有責任!…我…希望能好聚好散嘛…」

 

「妳還要騙自己到什麼時候?什麼叫責任?妳對他有什麼責任?妳放不下的根本不是妳對他的責任,只是妳的不甘願!妳只是不能接受他寧願要別的女人也不要妳!」孟萍看著凱茵沉重的說道。

 

凱茵啞口的望著孟萍,全身像是顫抖著。

 

孟萍繼續說著:「 我知道這樣說也許對妳很殘酷,但我希望妳明白,有時不愛了就是不愛了,無關付出的多與少,也無關責任的問題,或許他曾經對妳很好,才會讓妳想要繼續付出,但不是妳付出了,就能永遠保存那個愛的期限,不是嗎?」

 

凱茵咬著牙想要辯解:「 可是我為他做了那麼多…我那麼愛他…」

 

「那真的是愛嗎?妳自己心裏應該也明白,感情早就過去了不是嗎?妳所做的一切在我聽來,只是為了證明妳自己可以比其他女人給他的更多,妳只是不願意承認,在這段關係中,妳輸給了其他的女人……」孟萍慢慢的說著。

 

凱茵的眼淚像是潰堤般的流下,她激動地對孟萍吼著:「 是啊!我是不甘願,我不甘願我做這麼多!愛他這麼久!卻得到這樣的回報!而妳呢!妳是我的朋友,卻在這裡指責我,我才是受害者不是嗎?!」

 

小竹想要打圓場,卻不知從何開口……。

 

孟萍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沒有立場指責妳,只是想告訴妳,放了自己吧!妳想要用愛做的圍牆是留不住他的,到頭來被囚禁在裡面的只有妳……在愛裡,沒有加害者與受害者,只有願不願意……心若不在了,妳所有的付出頂多只能換來一座貞節牌坊,妳可以用妳的委屈換來眾人對他的咒罵,但那就是妳要的嗎?這樣就能讓妳覺得贏得勝利嗎?千萬不要用愛做藉口,去勒索另一個愛……」

 

凱茵沉默了…她想起和男人剛在一起的時候,她只是單純的為男人做些事情,就能感覺到滿心的快樂,因為能為心愛的人做些事,就是一種幸福。但後來,她開始計較男人是否感激她的付出,她開始在關係裡,努力找出所有不公平的差異點。她感到無比的迷惘,這些日子以來,她在爭的到底是什麼?

 

孟萍擰熄將要燃盡的煙頭,站起身來,看著失了魂的凱茵說道:「 放了自己吧!輸了愛情,但妳還是贏了自由,總比留住那個早就破碎的愛情,卻綑綁了自己來得好……」

 

走出咖啡廳,雨剛停,迎面而來的冷風讓孟萍下意識的拉緊大衣,她心頭一直惦唸著臨走前咽下沒講的那段話,其實她很想告訴凱茵,自己也曾是個用愛做為枷鎖的人,而她用了終身不孕和一道深深的傷痕做為代價,才明白「放手」也是一種愛。

 

是對別人,也是對自己最好的美德。

 

                                                                                                       寶兒2005/3/30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Feb 18 Sun 2007 19:33
  • 角落

 

 

 

                               角     落

 

        算算日子,她在吧檯裡邊擦著酒杯邊想著:「他今晚應該會出現吧!」

 

就像一種強力的心電感應,掛在門上的銅鈴被推動,她一抬頭就瞧見進來的人是他,但她仍不急不徐地將自己手邊的事做完,讓其他的吧檯人員去招呼他,因為她習慣待在角落靜靜地看著他。

 

    其實她愛他有好多年了,剛在pub認識他時,她身邊已有一個論及婚嫁的男友,她也大方地介紹兩人認識,直到他和她的男友結成好兄弟,她的身份即從紅粉知己轉成好友的老婆,她也樂在其中,因為只要能拉進她和他的關係,身份?是不重要的。她並不是不知道紅杏出牆的罪名有多重,她也曾向他表白過,只是對他的感覺來得太措手不及,在無能改變現實的狀況下,她選擇在心裡的角落,默默地愛著他。

 

    在某一次的聚會裡,她介紹了自己的閨中密友給他認識,原因是她與密友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在分享生命中所有的秘密之餘,她也想讓密友見見那個藏在她心中的男人,在一陣酒酣耳熱之後,密友竟和他擦出愛的火花,留下錯愕卻強裝冷靜的她揚長而去。

 

    她安慰自己,激情和深情是不同的,再者自己的身份又有什麼權力去阻止他們在一起?她曾經想過去質問她的密友,但問了又如何?畢竟那是他所選擇的,愛他,是不是也要愛他的選擇?

 

就這樣,看著他們時而激昂、時而冷戰的感情路也已兩三年,身為他的知己和密友的姐妹等多重身份,更讓她無法遠離他們的感情戰爭,而她自己,多年下來的感情世界也不曾清閒過,已婚的身份絲毫沒有影響她對男人的吸引力,但不管她怎麼愛,就是沒有人能取代他在她心中的位置。

 

直到多年後,她離了婚,而他與密友的感情已走向谷底,她在一次深夜無人的店裡,向他聊起了多年的心路歷程,她覺得,就把這當作一種結尾吧!她也該試著把心中的角落清出來,擺脫那將近七年的牽絆,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不願再夾在他和密友之間,痛苦的活著。

 

    她勸他:「 如果你真得覺得她好,你就該再努力看看,別讓這段感情就這樣消逝…」

 

他無奈回道:「妳是最清楚我們的人,我慢慢才明白我和她其實根本不適合,我們就像是入了洞房才開始認識對方的兩個陌生人,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她到底要什麼?」

她嘆了口氣,繼續勸著:「你們兩個都是我的朋友,無論是哪一方受傷,都是我所不願見到的,我也有我無奈的立場,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遠離你們的世界。」

他悲情地看著她,小聲地說:「我一直都知道你對我的心,真的……」

 

就像空氣在四週凝結般的,兩人都沒有再多說,只是默默地喝著酒,店裡的音樂傳來張宇的一首歌:「 請你喝完桂花釀,從此不再為你想,怕你又是我的方向,永遠都為你心亂…心亂,請你喝完桂花釀,如果你真的可以忘,不再說該誰欠誰還,相不相愛都無關…無關……」。

          

※         ※         ※        ※          ※

   

他提議送她回家,反正離婚後她與密友合租了公寓,他送她等於也是去看自己的女友,她也就自然地答應了,車開在夜半冷清的台北街頭,就像配合著她準備打包的心一樣地讓人感到空洞。

 

到了家門樓下,沉默許久的他突然開口道:「 我知道我這麼說可很突兀,但我知道在你心裡一直有個夢,我的心裡其實也有,以前妳身份是我朋友的老婆,現在妳不是了,所以…我想和妳去圓那個夢…」

 

她愣住了!結巴地說:「 你…你怎麼會這樣想…你這樣怎對得起她…她也是我的好友耶…」

他激動地說:「 不要再和我提她,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她都背著我在外面做什麼!」,她無言了…

他繼續說道:「 我很清醒,我現在說的都不是醉話,你可以拒絕我,但你不要認為我是發酒瘋!你可以考慮一下,若妳拒絕我,我以後也不會再提了」

 

在一片詭異的沉默裡,她在道德和慾望當中做搖擺,一邊是愛了多年的夢,一邊是如生命共同體的好友,就像電影「麥迪遜之橋」中,女主角在丈夫的車中看見她的愛人在前方,手緊抓著車門把想衝出去又不敢的掙扎……

她感到心中的那個角落正隱隱作痛……

 

他突然出聲打破她的沉思,問:「 妳想清楚了嗎?我要開車了?」

 

而她像是被催眠似的輕應了他一聲,他們的車就朝著圓夢的地方駛去。

※          ※          ※         ※         ※

 

    在纏綿過後,她輕聲地問他為何想與她圓夢,他說:「 妳和她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你懂我的心,我們可以無話不談,但我和她,說穿了就好像只是床伴,下了床出了門,就是各自的世界,我也會有我的感受,總會想要有人了解。」

她看著他,不知此時是該憐惜他,還是為她的密友遺憾,更或者,是該為自己的背叛好友自我譴責?

他似乎看出她的心事,輕撫著她的背,對她說:「 不關妳的事,妳沒有錯,就算沒有妳,我和她也到該結束的時候了」

她緊張地問:「 你真的要和她分?你不再試一試?」

他點起一根煙,也順便遞給她一隻,幽幽地道:「 怎麼試?我已四十出了,我沒有辦法再和她玩那種愛情躲貓貓的遊戲……」

 

兩人靜靜地抽著手上的煙,誰也不知道誰在想什麼……?

   

離開旅館前,她又慎重地的叮嚀他一次:「 答應我,如果你真的要和她談分手,不要激她!好好講,好嗎?」

他摸摸她的臉,微笑地點點頭,然後回到他們各自的世界裡。

 

※          ※          ※          ※          ※

 

回到家裡,密友開玩笑地問她:「 喔!妳昨晚沒回來,跑去混啦?」

 

她強壓心中的不安,隨口應付了幾句便轉身進房。她是有罪惡感的,在偷歡之後,隨即而來是更大的寂寞與恐懼,她發現她失了衡,在友情與愛情中,迷失了自己的立場,但她安慰自己,只有那一次,而且他們已經要分手了……昨晚的狀況,也不會再發生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他們還是在她面前上演時而甜蜜,時而激辯的老舊戲碼,唯一不同是,偶而在他寂寞心意的呼喚下,她仍像個迷了魂的空心人,陪著他渡過一次次的長夜,越靠近,她心裡的那個角落就越刺痛,越親密,她的良心就越被「背叛」的罪名鞭打著,看著他前腳才和自己緊緊相擁,後腳卻又和密友如膠似漆,她發現自己在一個具大的黑洞裡,逐漸被啃蝕地體無完膚,罪惡已不算什麼,痛苦的是她在這樣的感情裡,找不到說服自己的定位。

 

       ※          ※          ※          ※            ※

 

    某個夜晚,她終於忍不住地對他說:「 我們停止吧!我仍願意相信你不是在玩弄我,但我無法再這樣下去,我沒辦法面對的不是你們,是我自己!」

他不解地問:「難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嗎?那不是我們兩個多年的夢嗎?」

她苦笑著:「 是啊……那曾經是我心底最深最美的一個夢,但我寧願你從來

不曾幫我圓這個夢,最起碼我還能夠擁有它的純真跟完美,但是現在,這個夢只讓我感到如此的不堪和殘缺……」

他猛吞下一大口威士忌,激動回道:「 是我錯了嗎?我也有我的感覺啊!我

不想騙你!我是想和你在一起!但我也……離不開她啊……」, 就像洩了氣的氣球般,他在說完最後一句話後,輕輕地啜泣了起來。

 

不知沉默了多久,她看著眼前那個親密又陌生的他,深沉地對他說:「 我不怪你……我也不後悔愛你,只是…我們都回不去了,我是…你是…她也是…」。

 

※         ※         ※        ※          ※

 

當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裡,她坐在打烊店裡一個小角落,喝著混雜著淚水的酒,店裡不斷播放著那時她最愛聽他唱的歌……

 

「已經對坐了一夜,恐怕天色就要亮了,我開始有點明白,我們的愛也要散了,你像過去那樣走來,緊緊用雙手將我環繞,你的溫柔其實如刀,要我還你怎樣的笑…我明明都知道,這將是最後的擁抱,你給我一個圈套,我不能跳不能盾逃…我拿什麼和你計較,我想留的你想忘掉,曾經幸福的痛苦的該你的該我的,到此一筆勾消…我拿什麼和你計較,不痛的人不受煎熬,原來牽著手走的路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          ※          ※          ※          ※

 

多年以後,在街上瞥見與他相似的身影,她仍會感到心中那個角落在微微地顫抖……

在夜晚的燈紅酒綠裡,聽見當年那些他曾唱過的熟悉旋律,她仍會感到心中那的角落在隱隱的痛……

在偶而朋友間的聚會中,聽見別人說起他和密友之後的分分合合,她仍會感到心中那個角落,又被一股冷風掃過……就像一個永遠…永遠不會好的傷口。

 

 

                                                               寶兒2005/1/2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說,那是我們的默契,什麼都不用多說,這世間最懂你的只有我。

 

我微笑著說:「是啊!我是你的鏡子,照映著你的一切。」

 

你給我一個放心的吻,然候瀟灑離開,去擁抱另一個溫柔。

 

因為你說她不如我這般獨立、成熟,所以更需要你的守候。

 

我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著你的背影遠走,然後等待下一次,你需要我。

 

愛的深淺無關於心的真假,雖然我一直站在那個你忽略的位置,但我是真實地在愛著每一個你你的多情、你的憂鬱、你的霸氣、你的懦弱、還有你的冷漠。

 

我並沒有太難過,是我自己選擇在這樣的關係裡,經營著一種曖昧的氛圍,因為我並不想完全擁有你,愛的枷鎖太過沉重,也許是我比你更不想陷入,這愛的牢籠。

 

但我不知的是,你眼中的我,是否也是這般真實?

 

你看不看得出我的脆弱?我的寂寞?看不看得到我的身影在寒冷的風中顫抖??

 

你說我是一個好情人,因為我不會要你承諾,不會計較比重,不會要你開口說愛我,也不會和你哭訴颱風停電的夜裡,自己是多麼惶恐

 

我靜靜地看著你的眼,眸中映出我的落寞,你臉上不在乎的神情告訴我,可能當你下一個轉身後你就會忘了我,你的背影裡找不到任何我存在的證明。

 

我突然回想起,多年前那個我深愛的男人,他曾讓我在無數的夜裡,崩潰痛哭到天明,也讓我在激情的世界裡,瘋狂地燃燒自己,他是一個壞情人,卻是讓我記得那麼深

 

我感到自己在空氣中慢慢溶化,究竟我該說是當初的他太壞,還是現在的我太傻?

 

我愛過那個讓我刻骨銘心的壞情人;又因為愛你,成為這個讓你毫不在乎的好情人。

 

而在這個霓虹閃爍的夜裡,你又會是誰的好情人?壞情人?

  

 

                                                                    寶兒2006/5/30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