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床邊,女人徐徐地吐了一口煙,男人在她的身後撫著她的背,女人只是低著頭看著手上的煙,不願回頭。

 

男人將頭轉靠在女人的胸前,像撒嬌的小孩,將女人手上的煙接過去抽。

 

「怎麼啦?妳今天有像有點悶喔?」男人邊說邊蹭著女人半掩的乳房。

 

女人側了個身,淡淡地說:「沒什麼事,我只是在想,我們還有沒有必要繼續下去?」

 

男人剛吸進去的煙差點沒讓自己嗆到,緊張問道:「什麼意思!難道妳也要我給你承諾保障嗎?你明知道我有老婆!我們之前不是都說好了嗎?」

 

女人抬起頭看著一臉失措的男人,忽然覺得有點難過,她悠悠地說:「你不用緊張,我根本不想要你承諾什麼,更不想搶你老婆的位置,我所謂的有沒有必要,是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還想和你維持這樣的關係。」

 

「怎麼啦?我們不是都知道我們需要彼此嗎?妳是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耶?有多少女人想要和我在一起,但我只要你啊!」男人話中透露著一絲自豪的施捨。

 

女人無奈地笑了笑,她不明白為何男人總以為「性」就是一切?

 

男人進了浴室盥洗,隨著蓮蓬頭流洩的水聲,女人回憶起與男人的相識……。

 

※             ※             ※             ※              ※

 

她不得不承認,男人是有吸引力的,在她遇過的眾多過客裡,男人已算是條件優異的了,斯文挺拔的外表,優雅的生活品味,如日中天的事業,最重要的是他有一股自信與靈巧的思維,那是她最欣賞的,而男人的風流情史與家中賢良的糟糠妻,完全抵擋不了她與男人的相互吸引,對她而言是…對男人而言更是。

 

她是一個感性與理性兼顧的女人,男人最愛她不拘小節的豪邁作風,更愛她冷靜敏捷的聰明頭腦,而她「有多久緣份,做多久情人」的情感作風,成為了男人和她在一起的最佳理由,男人總說:「只有妳不會爭,不會搶,只有妳最聰明!」

 

女人不想欺騙自己,她真的是從男人身上覓得一些她渴望的感覺,但絕大多數時間,男人只希望她乖乖地依附著他,像一個屬於他個人的收藏品。

 

男人常常跟她說,他之所以只上床不談情,是因為他只要真的愛一個人,就會為她徹底奉獻,而他的情人們,就會開始違背當初的遊戲規則,想要他承諾永遠,甚至要正室的名份,但他不願去破壞他的家庭,久而久知他便不再談情了。

 

有趣的是,男人渴望女人們的愛,他希望自己是對方的唯一,卻不願面對情人們的期盼。

 

相識幾個月以來,她成了男人唯一的談心對象,男人沒有朋友,之前的情人也相繼離他而去,男人強烈的「自我」成了阻閣世界的一道墻,只有她能靠近他,甚至看到他軟弱、孤單的模樣,但男人從不願面對自己對女人的依賴,堅稱那是彼此共同的需要。

 

女人並不是想要男人的許諾,但她不想靠著身軀的相擁來安慰自己的寂寞,她也想被了解,但男人卻在彼此越靠近之後,視而不見女人的「自我」。

 

他推翻女人所有的想法,他只要女人默默陪在他身邊,聽他懷念那些過去已逝的溫柔。

 

女人一天沒連絡,男人就用一種略帶醋意的口吻刺探。

 

女人曾問他:「你有沒有想過,你之所以不敢接觸愛,是因為你清楚你根本給不起,你只是貪圖,卻無力負荷,於是你的家成了你最好的藉口。」

 

男人駁斥:「那是因為她們開始會鬧會計較,我還要快刀輾亂麻啊,要是被我老婆知道了,她會去自殺的!」

 

女人苦笑著問:「你若真的有那麼愛你老婆,你根本就不會在外面一個接著一個情人,你之所以要結束,是因為你發現她們不再甘願只認份做你的玩物,而沒有自己的聲音,你為何不願意面對一切只是你想要,但你給不起呢?」

 

那次的對談在男人不安的神情中草草結束,答案?一點結論都沒有。

 

※            ※              ※              ※              ※

 

男人圍著一條浴巾從後方摟住女人,打斷了女人回憶的思緒,男人的雙手緊緊交纏在女人胸前,聞著女人的長髮。

 

「你全身還濕濕的,我好不容易才把身體弄乾」女人將他的手撥開。

 

「有什麼關係!我可以用嘴幫妳親乾,大不了我們再來一次嘛!」男人像撒嬌的貓,眷戀著女人的身體。

 

女人看著男人的臉,心中感到一陣憐惜,她突然明白眼前的這個男人,竟是如此的可憐與可悲,男人始終不敢面對自己內心的寂寞,不敢讓人觸碰,不願承認脆弱,只是靠著身體交纏的燃燒,得到下一分鐘就可能失溫的溫柔。

 

是不是每個人都想被愛,但同樣地也都害怕受傷害,所以人們總在愛裡拉扯?

 

女人迴避男人的索求,對於這個別的女人求之不得的「寵幸」,她竟然只有落寞的感受。她對男人是有感情的,但她並不想被這樣擁抱,因為她知道,只是靠著身體溫度燃燒的情感只會讓自己更空虛、更寂寞。

 

女人憶起某次在海邊看見的菟絲花,因為沒有根與葉,無法行光合作用,所以必須要攀附在其他植物上才能生長,不然便會死亡。

 

她凝視著男人,忽然思考著,在她與男人的關係中,真正渴望依附著對方的……是誰?

 

                                                                             寶兒2007/2/19

珈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